永恒新闻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永恒新闻网 > 娱乐新闻 >

娱乐新闻

封面会客厅丨戏比人红?资深“戏骨”祖峰:观众能记住我在剧里面的人物就挺好

发布时间:2021-10-28 11:18
“护女狂魔”什么样?近日引发全网热议的悬疑剧《八角亭谜雾》中,著名演员祖峰饰演的玄梁,就是一个深陷执念、对女儿有极强保护欲的父亲。也正是因为这种极度保护和过度控制...

“护女狂魔”什么样?近日引发全网热议的悬疑剧《八角亭谜雾》中,著名演员祖峰饰演的玄梁,就是一个深陷执念、对女儿有极强保护欲的父亲。也正是因为这种极度保护和过度控制,让观众直呼“好窒息”。该剧首播当晚,“祖峰演的父亲控制欲好强”便登上了热搜。如何将一个压迫感与沉重感的父亲形象诠释的深入人心?10月25日晚,正在剧组拍戏的祖峰,利用休息时间接受了封面新闻记者采访,分享他对角色的理解与创作。

“玄梁”父爱引发反思

学会平衡与亲近之人的关系

《八角亭谜雾》故事的起因,是一段由发生在江南水乡的凶杀案,带出的一连串家庭悬疑故事。剧中,饰演“玄梁”的祖峰,隐忍的外表下,藏着对家人深深地关爱。然而,他对女儿的“管控”,严格到女儿忍无可忍,甚至曾前往警局报警。有网友点赞称:“演技太绝了,瘦削的身材、憔悴的面庞、守旧的装扮、欲言又止的隐忍以及随时爆发的癫狂……他所营造出的那种窒息感,就像是剧中江南水乡那潮湿的雾气一般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。”

“在《八角亭谜雾》的故事里面,这些主要人物都是经历了苦难的。对于玄梁来说,他的苦难就是之前错过了接自己的妹妹,导致了玄珍的意外死亡,这就给玄梁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,以至于他在今后成长的过程当中,性格产生很大的变化。”在祖峰看来,“玄梁之所以会痛苦,会产生性格变化,是因为他有良知,这么多年不停忏悔、鞭打自己,我相信他是一个善良的人。”随着剧情的推进,所有真相慢慢揭开,这也是在帮玄梁“松绑”。

针对网上关于“玄梁”对女儿控制欲较强的说法,祖峰也承认是“束缚感太强”,“如果没有19年前的那次变故,可能玄梁的性格也不会这样。对于成长中的孩子来说,有过多的束缚肯定是不好的。有时候爱过于强大,也会造成压力。希望大家看完剧之后,会平衡自己跟自己最亲近的人之间的关系。即便关系再近,也不能替代对方,我们只应该提供一些建议,但是不能强烈地、固执地要求对方必须这样做,这样大家互相之间才能产生尊重、和谐的关系。也希望在生活当中,当家庭出现矛盾之后,要善于沟通,互相理解,在理解的基础上去沟通。”

从台词到表演

细节诠释人物成长变化

《潜伏》里的李涯,《北平无战事》里的崔中石,《欢乐颂》里的奇点,《面具》中的李春秋,《八角亭谜雾》中的玄梁,不论是年代戏还是现代戏,不论是反派还是正面人物,祖峰总能够凭借扎实的演技,将各个人物的性格和内心世界表现得淋漓尽致。观众评价他最多的就是演什么像什么,虽是“演”却没有一点“演”的痕迹。

祖峰坦言:“拿到一个角色后,首先要分析这个角色在剧本里能提供的贡献是什么,了解他对整个剧情的帮助是什么,这是最先需要准备的,其次才是人物。人物就是从外形上,怎么去配置这个形象的种子,包括走路的样子,说话的语气,音色,措辞,口音,语速,表达问题的流畅度,习惯动作等,都是需要去考虑的。”

像《八角亭谜雾》里,祖峰在走路的时候会刻意“驼着个背,两个手在后面晃荡,能让观众感受到他所背负的重量。大家从他站着和走路的姿势就能看出来,他好像被什么很沉重的东西压着。当然这只是外形方面,还要琢磨人物的内心,了解他的前史,他曾经经历了什么,然后再去想更细致的东西。”除了个人的台词与表演,祖峰还非常重视与对手交流。“台词只是一个结果,更多的戏来自于对手给我们的刺激,然后在对手的台词里面去寻找自己说下面台词的动机。”

在诠释“玄梁”的过程中,祖峰也遇到了不少挑战,“最大的挑战是,要演出这个人物的成长变化过程。人在生活当中不可能一成不变,也不可能像一个机器一样精密地旋转。成年人的性格是在不断成长和变化的,他在遇到不同的事件的时候,会产生变化,包括心理变化导致的行为变化。《八角亭》里随着案件从扑朔迷离走向慢慢清晰,我也试图让玄梁从性格阴郁慢慢地走向温暖,趋向光明。”不过,剧情走到后半程,“玄梁”的篇幅相对较少,祖峰非常珍惜人物每一次出场的机会,并在有限的空间里打破原有的人物基调,让观众看到角色前后的转变。

不在意“戏比人红”

好的表演应该让观众更注重剧情

目前,《八角亭谜雾》已经迎来会员大结局,评论褒贬不一。有的观众被故事中家庭伦理展现的部分打动,也有不少观众认为这削弱了悬疑氛围。在祖峰看来:“一样米养百样人,每个人的喜好都不一样。《八角亭谜雾》跟以往的悬疑类型片不太一样,那些片子可能更注重于找到凶手,但是这部作品在找凶手是谁的过程中,也展现了人物的一些性格对剧情产生的影响,以及这些性格的成因。越往后看,节奏越紧凑,大家看到人物内心当中去,自然是好事。”

祖峰认为,无论是小说、影视还是戏剧,只要有情节在,那么就会有人和事。“对于事件来说,人和人的情感更重要,包括人性格的变化、成长和心路历程,这才可能是最终打动我们的部分,在情感上跟观众进行一个链接,这远比案件本身更具有吸引力。”就像祖峰选剧本,主要看的还是文本本身。“我先从读者开始,看这个剧情故事是不是吸引我,然后再去看我扮演的那个人物的个性是什么样子,有没有情感能让我触动的。至于说要演一个什么样的人物,或者什么职业的人物,就随缘吧。”

回顾祖峰饰演的角色,总有股谦谦君子的味道,这份淡然也让不少人给他打上了“戏比人红”的标签。对此,祖峰笑着表示:“这样挺好的,观众能记住我在戏剧情节里面的人物就挺好的,忘掉我现实当中这个人也蛮有意思的。我觉得演员如果粗略去分的话,大概有两种。一种是藏在角色背后,观众记住他们所演的角色,而不是特别关注演员本身;还有一种演员,他们在生活当中就有极强的魅力,他把自己的魅力揉到表演人物中,也会产生极大的魅力。我可能在生活当中就是没有什么魅力的人,这样就挺好的。”

他还强调:“好的表演应该是让观众更专注于剧情,如果观众在欣赏剧情的时候,你能把剧中角色还原成这个人物,当然是最好的。如果你演的还是演员本身现实的样子,可能对剧情会有一些影响。因为所有的剧情都是虚构的,假如我生活中是一个调皮的人,我在演古装戏演正剧的时候也这样,观众会比较难进入,会有一些障碍。演员一旦进入角色,就是角色的样子,否则就特别没趣,因为你一直在重复。如果一个厨师每天只做一种菜的话,食客也会失去兴趣的。”

对话祖峰:“一部戏好,是因为整体好,所有人物都好,这个戏才成立!”

封面新闻:您怎么看待悬疑类题材?在挑选剧本和角色时,比较注重什么?

祖峰:从去年迷雾剧场开始,大家就比较爱看悬疑题材。这类题材的作品,剧情比较矛盾,比较尖锐,跟观众会有一些互动。因为观众在一开头就会去猜最后凶手是谁。而《八角亭谜雾》不光是要去猜凶手是谁,还要向观众展现这些人走到那一步的心路历程是什么。

我挑选剧首先就是情节得有足够的吸引力,然后故事里面一些情感能打动我,我个人相对比较喜欢情节稍微强一点的,节奏快一点的戏。

封面新闻:有人说您对角色很挑,选择角色的标准是什么?

祖峰:我对角色的选择,可能别人会说比较挑吧。我不知道这个挑是好还是不好,但至少是对工作负责任的表现,我表扬一下自己选择。选择角色的标准,可能我跟大部分观众都比较像,相对喜欢情节强一些的戏,因为情节强的戏可能会在人物性格展现方面有很大的爆发力,宣泄是一方面,隐忍可能也是一种,就是势能的爆发。首先我会选择故事情节本身是打动人的,然后再看人物情节的逻辑,人物的情感逻辑对,然后是不是打动我,再去看剧本里面所描写的一些出现场次很少的人物,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小人物,看那些人物的戏是不是很精彩,他们如果精彩的话,那这个编剧的功力肯定是非凡的。我们看到一部戏好,是因为整体好,不是那几个主要演员好,是所有的人物都好,这个戏才成立。

封面新闻:大家都说您自带书卷气,会刻意选择那些跟自己反差较大的角色吗?

祖峰:我把这个理解为大家对我的夸奖吧,可能在生活有些人看到我是这样的,好像一个读书人的样子,但人是多面的,我有的时候遇到问题也会暴躁,也会有不稳定的方面。在选择角色上我也不是刻意要拉大自己跟角色的距离,只是这些角色对于我来说有吸引我的地方,我就会有冲动和欲望把他塑造出来、呈现出来。

封面新闻:当初接演《八角亭谜雾》这部剧,主创的阵容和角色本身哪个对您的吸引力更大?

祖峰:接这部戏最早的是因为之前跟王小帅导演错过合作的机会,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好的导演,一直在坚持做他的艺术片的电影,成就也很高,花箐导演也是从一个优秀的摄影师改做导演的,之前跟我们的摄影师陆一帆也有过合作,所以就是希望跟好导演和好的创作团队合作。也好奇王小帅导演拍一个剧会是什么样,它又是一个强情节的戏。另一方面就是这个剧本本身的吸引力,剧本和人物同样有吸引我的地方,所以就促成了这次合作。

封面新闻:您对《八角亭谜雾》中的哪场戏印象最为深刻?

祖峰:其实每一场戏都是想尽办法做到剧本表达的那样,或者说能有机会超越剧本。要说印象深刻的,大概就是墓地追逐的那场戏,那场戏只有一个目标,没有对手,需要内心节奏一点点在提高,从起承转合上来说,相对完整一点。那么其他的有对手戏的,我就有依靠,我觉得所有的戏都是从对手那儿来的,大家互相成就会好一些。

封面新闻:目前对该剧争议较多的,是观众对悬疑剧的期待和主创对家庭伦理探讨的尝试之间有落差,您如何看待这个话题?

祖峰:其实对于悬疑剧来说,悬疑可能有很多类型,包括人物心理的悬疑。那么所有的剧可能前期都会有一些人物背景的铺陈,这个铺陈里面不单要交代人物的背景,还要展现出一些人物的性格。我觉得对于创作的创作者来说,可能得沉得住气,对一个故事娓娓道来。可能大部分观众口味越来越麻辣了,或者市面上见了太多了那样的戏,就是第一即可,或者第一场戏就是爹死娘嫁人这种特别冲击力特别大的,然后就是案件的密度、事件的密度特别密。可能有很多这样戏让观众觉得悬疑剧就应该这样,不断的有事件发生。但我是觉得对于故事本身来说,人物的情感变化,或者说人物的性格成因,可能是我们追求的。故事如果能给观众带来益处的话,就是让观众通过故事本身联想到自己生活,故事就变成了一面镜子,这面镜子有一些让我们可以借鉴的地方。当然,我们也不希望把我们想说的那些道理强加给观众,只是让观众相对自然的感受到这些变化,看到剧中人有错误的地方,在生活中会引以为戒。

封面新闻:平时生活中喜欢做些什么,书法吗?您之前就为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题写了片名。

祖峰:我平时生活比较枯燥,可能年纪大了之后,慢慢的就更稳定了。早上起来读读书,做一些抄写,下午的时候看看新闻,然后去健健身。有的时候打打网球,做做运动,和朋友聚会,看看电影。书法谈不上,其实就是抄写,在抄写当中阅读,泛读或者精读,可能字写多了,自然就好看一点。书法创作对于我来说真的挺难的,写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片名,也是曹盾导演赶鸭子上架的,平时过年的时候写写对联儿。

封面新闻:在跨界导演这方面,会有新的作品吗?

祖峰:我前些年拍了一部电影,也没有规划。因为我不是职业导演,所以我不用在这方面有特别大的压力,还是专职做演员,对于是不是当导演就是更随缘吧。如果真的遇到一个好故事,这个故事打动我,让我欲罢不能,有想讲给别人听的愿望的话,可能就会有第二部吧。

来源:封面新闻